<<終章:雨過天晴>>


抽到順序是第四組壓軸的時候,老實說我有點無言......因為我晚上還要上微積分.....這樣我會遲到.....雖然同學們都安慰我說沒差啦,一堂課而已,但是好歹也是最後一次上課,說不定會講考試重點啊>"<,不過因為其他組沒人想換,所以我也就欣然接受。口試當天,我跟俊傑(大陸交換生,陪我一起練詠春的摯友)從3點就開始鬼混,他陪我翻牆進入無人教室105去換衣服XDD(誰叫該死的新流感讓學校出入口都上鎖ˋˊ),陪我抬槓聊天,真的滿感激他的。


而當老師組合公告出來後,很多組別都很慶幸沒有在盧老師和榮泰老師那一班(不愧是三巨頭......),老兵(吳育憲)更是慎重地交代我說:「你們那一班是死亡組合,我們上學期真的是被電的超慘,尤其是盧老師,班上每一組都怕他。不過我想你們是寶鵰老師指導的,應該是不用擔心。而且你是班上最強的,如果連你都過不了他那一關,我想也沒有人可以了。」


雖說謙虛是美德,但聽到老兵誇讚我是班上最強的,不管是不是事實,我還是免不了暗爽了一下XDD。老兵特別叮嚀說:「盧老師對專題滿慎重的,他會認為我們花這麼多時間做,他如果沒有很認真看待就是對不起我們,所以紙本他會看的很細,然後口試的時候你回答他問題,態度可能要稍微慎重些。」


老兵的話我聽進去了,但我倒是對死亡組合沒什麼感覺,因為我真的覺得我們做的很不錯。我們架構很嚴謹、研究也有參考價值、方法也很講究、內文更是寶鵰老師千錘百鍊、校閱好幾次的成果,俗話說,真金不怕火煉。我在準備的過程中,也不只一次在想:「如果我是觀眾,我會想問什麼問題?我能抓出什麼破綻?」很遺憾,我想不出來,所以我更好奇老師們當天能不能找出來,來滿足我的好奇心。就連當天上台之前,蛙人跟我說:「我覺得老師會電我們問卷發放和回收的數量太少。」我回他說:「這種事情我能怎麼辦?沒錢了啊~有錢我就發個1000份,偏偏又沒有,我也不想為了這個花太多錢,如果他要電我們這個那就讓他電吧。」(這好像也真的是唯一能電的了)


早在製作PPT之前,我就決定我這次上台的呈現方式要「生動活潑、言簡意賅」,目標是將這冷硬生澀的學術論文「轉為淺顯易懂的內容」,雖然不只一次有人警告我要我三思,但我從上學期專題的報告、和聽上一屆學長姊的經驗,我真的覺得去聽專題真的是超他媽無聊的事情,所以我還是決定要想辦法講的有趣些!好歹我也曾是坐在台下的學弟妹,自然也希望下一屆在聽了這麼多無聊的內容後,可以聽到一場不一樣的呈現!

有件事情得先提一下。話說自從我PPT完成後,我就像著魔了一樣,三不五時就開起來看一下,想一下,改一下,連續三天,力求精益求精,精簡扼要!等到我真的滿意了,就問老師要不要過目了。老師建議我還是在口試前,找個機會跟組員先簡報一次,一方面練習,一方面也讓組員知道我要講的內容。因為那時很接近年假了,時間看來看去只有週四楊老師早上的課很適合。本來只想用個30分鐘搞定,沒想到大姊就是不肯借器材......只好等下課大家犧牲午餐時間,一樣,花30分鐘收拾它!組員們對於我講的內容都滿滿意的。(其實我是到了前一天晚上才開始練習,不過不是很順,一直吃螺絲和恍神XD,隔天還特別早起繼續練)

口試的時候,我講的很賣力(我講到流汗....超熱的......),也很享受在台上呈現我們努力的結晶。我講完後,老師們開始提問。蘇老師一開始就說:「你的簡報滿有特色的(害我暗爽了一下),說服方式是滿適合一般的演講,但就是在這種學術的報告上面齁,你稍微收斂一點。」(下頭哄堂大笑) 我只好苦笑著解釋:「我是希望能把這種比較冷硬的東西.....(被打斷)」蘇老師接口:「讓大家接受你的觀念,說服力是不錯,但是就是說.....這是一個學術的報告,你的說詞會對你的可信度會有影響.......」

唉,實話實說吧,在蘇老師眼中,專題是「學術性質」;可惜在我的眼中,它只有外表是,而裡子其實是「玩票性質」。我壓根就覺得穿的正式一些即可,有必要穿到西裝嗎?(說真的我穿上西裝我自己看起來都覺得很爆笑......像個沒長大的小孩套上大人的衣服一樣蠢,當然這是我自己的問題,誰叫我沒在念書沒氣質......ˊˋ)這專題做出來有學術價值的有幾組?有誰會想看?能PO到碩博士論文網上嗎?做完不就只是放210積灰塵嗎?上學期明明只是半成品,為什麼也要膠裝印出來?有意義嗎?同學不想做,某些老師也不想做,只因為這是傳統,也因為這是必修,導致不得不做。所以下面的偷懶,上面的放生,這不是玩票性質嗎?


我一直覺得系上安排大家做專題,用意是「希望大家都能學到『論文怎麼寫』、『研究怎麼做』」,這出發點真的是好的,畢竟一堆人要考研究所,現在如果有經驗,對這些準碩士們更是有益無害。可惜,我覺得專題已經流於形式了.........老師擺爛的有沒有?有!學生完全不做事只想搭順風車的多不多?很多!(俗話有云:「敢做敢當」,我可沒指名道姓,如果哪個路人逛到我這,覺得我是在說你,那表示你心虛了。犯錯不丟臉,丟臉的是不改過。敢這樣做,就不要怕人家說。)

所以我雖然接納蘇老師的意見,但我並不打算採用,因為假設今天沒有學弟妹和其他同學在場,我表現的風格一定不是這樣。對,沒錯!分數是握在老師手裡,理當要把焦點放在老師身上,但如果我今天這樣可以給學弟妹們看一下「其實PPT可以做到這樣(一定可以更好)」、「其實呈現的方式不一定要這麼無聊(如何太過與不及,就請自己去抓平衡點)」,哪怕只是啟發少數幾位的想法,我都覺得很值得。不過那些都還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,如果講到連自己都不想聽,又有誰會想聽?


註:其實我也是不想對不起那些願意留下到最後,只為了聽我講完的學弟妹和同學(真的有同班的和學弟妹,專程是為了看我上台而留下的.....像殺手(吳建龍)就是),我如果講的很差、很無聊,那我就真的難辭其咎、辜負他們的期待了


老師們提的其他問題,果然並沒有讓我感到意外,都是在問數據是怎麼求出來的(害我有點小失望XD,唉,我就說,真金不怕火煉吧~),我早在前一晚就已經針對要呈現數據的來源,特地製作了Excel口試版,果真有派上用場。而盧老師也不簡單,除了提出了唯一一個要我們在論文中做的小小修改外,也丟了一個讓我們去思考的問題(即使它沒有答案,我也無須回答)。最後,要結束前,榮泰老師看著我說:「針對你一個人的報告,雖然讓人感覺到很風趣,可是你搶到這組其他同學的風采.....所以說以後如果還有這種合作的機會的話,可以換人一下,這樣才不會搶到其他人的風采。」


我苦笑.......雖然我一直很享受站在舞台上的風光,也一直樂於聽別人發表聽完後的感想,但我並不是從來沒想過換人試試看。為什麼兩個學期都是我上,搞的很像個人秀?因為我的夥伴們對專體的熟悉程度,沒有我深。是什麼造成的?因為他們上學期投入程度不夠。不過我得坦承,這樣的情況我也要負責任,可以說是我逆來順受之後,又順水推舟的結果。但我下學期最常跟我組員們講:「我覺得你們沒必要花太多時間在這上頭(我可不是說不要花時間),在我看來你們的未來──研究所考不考的上,比這還重要。未來系辦外頭的紅單就看你們的了!」


我可不是在講反話,我是講認真的!而且夥伴們的心意我都感受到了,我一點都不在乎大家貢獻度是多少了,因為有心比什麼都重要。如果今天換是我要考研究所(更可能是考一個跟企管沒有關的研究所),如果硬是被專題分割太多的時間,導致我論文會寫了,卻沒有考上任何一間讓我寫,這是不是有點本末倒置?.........更何況,系上也會希望每一屆榜單都亮眼好看吧?不然何必在門口貼一堆紅單?所以真相是不是很現實?現實是不是很殘酷?


分組報告真的是個很微妙的東西,如何在工作分配和人數之間,取得平衡點,是一門高深的學問。我個人認為,撰寫內文、上台報告適合一個人做(內文考量到的有措詞、修改便利、內容配置等等;上台則有時間考量、風格差異、簡報融合、雙人搭檔的協商等等);而文獻收集、方向題目擬定、問卷發放,則需要大家團隊合作(一個人當然可以做,只是會比較累)。所以榮泰老師不了解我們這組的背景故事,他這樣講,我只能苦笑,因為我覺得,如果在當時口試前一週,我決定改叫其他組員上場,你信不信我的組員還是會來尋求我的幫助?

因為寶鵰老師在國外,所以我們這組享有系上為我們架設的「V8錄影服務」。我把影音檔COPY了一份回家,我自己坐在電腦前,心情是既害羞又期待,因為當我從表演者變成觀眾,而觀賞的對象又是自己,那真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,讓我很想遮住眼睛........哈....深呼了一口氣,我按下了播放鍵。然後我發現,我真的很像個沒長大的小孩,穿著西裝,在台上口沫橫飛、胡說八道(我真的想捂臉了....)


穿上正式服裝就是會讓人覺得穩重莊重、成熟專業,這些效果卻沒有在我身上顯現.............我動作太多了......也靜不下來......看完後我的感想是:「如果早一點拍下來讓我看,效果百分百會比我事後打聽一堆人的意見來的好......」如果可以再來一次,我會讓自己手勢不要這麼花,身體盡量站定,但說話的口氣和呈現的方式仍然不變,這樣一定就更盡善盡美了。雖然現在這樣說是遲了點,但我想,我這一生等著我去做的簡報,這應該不會是最後一場。


在往下繼續看之前,先點這個音樂來聽吧~(很應景的)


結束了。膠裝印製了兩本要給系辦後(我們這屆真環保,首創雙面列印,想節省紙張。還好我們論文份量十足,書背沒有讓老闆再困擾一次XD),我把夥伴們在1/13的禮拜三下午,集合在210,進行將成果寄給企業的封裝作業。由於只有8份,非常好搞,大夥就在很愉快的氣氛中把它結束掉了。即使我知道我拍照好看的很少,仍是特別叮嚀村長和薩薩帶相機,拍幾張可以留作紀念的照片。


回首專題這一切,我其實是個很幸運的人.........我有一位賞識我、提拔我的老師,我有四位優秀的隊友在背後支持我,我們也很幸運,問卷回來的數量足夠專題的進行,我也在這一年成長很多。雖然我一開始會計較大家投入程度的多寡,但到後來我真的不在乎了,除了因為大家都很有心了之外,我一直很感激你們對我的「信任」──你們給了我一個舞台,讓我去自由發揮,卻從不會擔心我獨斷或擺爛。政潔曾透漏,你們曾擔憂我暗地不滿你們沒做事,其實我又何嘗沒有擔心過,你們會不會覺得我獨攬一切、出盡鋒頭呢?所以我說我很幸運的地方就在這──我們在下學期取得了很棒的平衡點──你們全力支持我,我也盡量找些任務交給你們做。重點是,我們合作的很愉快~這才是最重要的!如果再重來一次,我一定還是會跟你們一組,因為我們合作無間而感到愉悅。


寶鵰老師,我想我對您的感激,在論文的誌謝和MSN聊天的時候,已經講過好幾次,害我現在有點詞窮了。也許您聽膩了,但我還是想再講一次,真的很感激您自始至終,不離不棄的指導和指點迷津,若真的要說我在這專題有得到什麼成就的話,其實都該歸功於老師您的。如果時光重來一次,我一定還是會挑您當指導教授,只怕您還不願意收咧,哈哈哈哈哈......


珍惜最後相處的時光,並一起期待慶功宴的到來吧~






感謝你們的陪伴和共患難,在這宣哥祝福各位(包含在看這篇文章的人),身體健康、平安快樂。願大家在往後人生的道路上,永遠都懷著謙虛與感激~


<<全篇完>>

創作者介紹

閒話家常

阿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amysah761124
  • 你這一整篇寫的跟論文一樣精彩<br />
    不好意思<br />
    搭順風車的人是我啦!!
  • 謝謝你的讚美~QQ<br />
    唉,我說的搭順風車是指心態上的,就是開宗明義我要擺爛的,你可不是這樣的人,所以我並沒有在罵你,你也不必對號入座(因為根本就沒有為你劃位啊)<br />
    研究所考好一點啊,我等著你們的好消息嘿~!

    阿毛 於 2010/01/22 21:56 回覆

  • Peter
  • 過程是辛苦的、結果是甜美的、未來是亮麗的!<br />
    What you get will be more than what you give!<br />
    Congratulation! Wish you have a prosperity future.
  • What I pay one day will become what I gain.<br />
    Teacher, you are the one of the best professors of my life.<br />
    Love you forever~I really appreciate you~

    阿毛 於 2010/01/23 21:15 回覆

  • 巧薇
  • 說得好!<br />
    「如果講得連自己都不想聽,還有誰會想聽?」<br />
    我去參加的許多學術研討會,往往都是「照著稿子唸(然後一定唸不完)」鈴鈴!時間都到了,然後<br />
    就叫「專業」和「嚴謹」,我才不信。如果你不能把自己的理念用成功的、別人能理解的方法推銷<br />
    下去,又有誰會知道?又有誰會理解!<br />
    看到這邊,覺得態度真的是最重要的。我昨天才在班上嚴肅(我沒罵人,但是很不愉快)早在一個星<br />
    期前就說星期六上課要帶書來寫閱讀心得,我拎著一袋書走進教室(我自己的,以防真的有人沒帶)<br />
    和CD player(放鬆心情,培養氣氛)一進門學生就大叫「老師看影片」,我說「要寫讀書心得」,<br />
    一堆人叫道「我沒帶書」,我說「不是很早就跟你們說了嗎」還有同學說「老師你們討厭我們嗎」<br />
    我就把東西收一收說「我三分鐘後回來,班長管秩序」就走出大門。我回辦公室放下書,改拿筆<br />
    電,心想:「這麼混,還一天到晚叫我不要當你們!」<br />
    還好我有備案:講解怎麼訂讀書心得的題目,還有其它得過獎的作品觀摩。可是言者諄諄,聽者寥<br />
    寥,本來想說要全班一起投稿,參加省政府圖書館的比賽,我想算了,想投的我就收,不想投的,<br />
    算了,因為學生投稿,我還要先看過。<br />
    所以,阿宣要記得,不要像我這群學生一樣,而是永遠保持專題那份衝勁和毅力。你雖然自覺像<br />
    「誰是接班人」第一季的比爾蘭吉克,但我覺得小組的氣氛卻像第三季辦電玩展的肯德拉,真心為<br />
    同一個目標而努力奮鬥,這份情誼才讓人感動,才是夥伴!
  • 知道咧,老大,我會記住你這一番話的~<br />
    合作愉快真的是最重要的~<br />
    我跟比爾越來越不像啦XD,我覺得我學里昂比較多了XD

    阿毛 於 2010/01/24 19:56 回覆

  • aya040116
  • 不會阿,我覺得你穿西裝跟便服是2種不同的感覺呢~<br />
    <br />
    話說我想看你的專題發表XD
  • 謝謝馬小姐的誇獎...你不要被上面那張照片給騙了,那是拍的最好看的一張,所以我才貼上來的XD<br />
    你若想看錄影的影音檔也OK啦,不過1.4G喔~你確定要?(老實說我感到很害羞,因為我自認不完美啊XDD)

    阿毛 於 2010/01/24 20:01 回覆

  • 巧薇
  • 里昂有跟別人合作過嗎(噗)<br />
    我覺得他一意孤行的時間好像比較多<br />
    尤其是電影裡面,根本就是各跑各的吧<br />
    克萊兒像個大花瓶加大電燈泡在那裡晃來晃去<br />
    其它組員為了男女主角劇情需要早就犧牲光光了,哪有合作精神
  • 別被電影影響啊XDD,那是冒牌的分身XD。<br />
    里昂在二代合作的對象有愛達和克蕾兒,四代合作的對象有愛達、路易斯和總統千金愛絮莉,在2002年南美洲任務則有克勞薩,所以說,不錯啦~

    阿毛 於 2010/01/26 11:20 回覆

  • 王惟羿
  • 突然覺得你好像遠山
  • 你是指天龍八部裡面的蕭遠山嗎!?(驚

    阿毛 於 2017/03/19 12:1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