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>
這將會是一篇很長很長的文章啊XD,是要將專題從開始到結束,做個「整體大回顧」。為了各位看倌的耐心,我會盡量精簡內容挑重點講滴XD。這篇文章將會分成4個段落,分別是

1/4:分組風雲(大三上期末)
2/4:起步不易(整個大三下)
3/4:漸入佳境(暑假到大四上口試前)
4/4:雨過天晴(口試、收尾和心情總結)

我特別要說明以下幾個要點:

1.這篇既然是我寫的,所見所聞當然是我個人主觀的角度,加上我年紀大了,記憶難免有退化,所以未必與事實完全相符,如有落差,係自然現象,請安心食用.........阿講錯....是請看看就好,若想與我討論還原真相,歡迎平心靜氣來指教,如有錯誤,我願立刻更正並致歉。

2.這篇我打算學張榮發先生的自傳<>的寫作方式,採用事實描述法,所以人名、事件和我當時的心情我也就不想避諱,就照當時我經歷過的寫出來吧,反正歷史就是事實,敢做就不要怕人家說,如果還有人因此要跟我秋後算帳,我也莫可奈何。╮(╯︶╰)╭

3.故事描述中的諸多看法與觀點都是我「當時」的情緒感受,跟「現在」的我想法可能已經相距甚遠,請不要混為一談。我寫這篇之所以想秉持著「真實」的原則,其中有一點也是希望你們能發現宣哥有所成長,所以請把注意力放在「現在的我」怎麼想,好嗎?

那就讓故事開始吧~

<>

自從我大二轉學到高大後,即使過著非常荒唐的魔獸宅男生活,我還是認為我是個很有能力的人。開學沒多久,行銷學那場電子書的報告,我因為人生地不熟,就如同被撿剩下的,跟著僑生六人一組。整份報告,包含書面和上台,我一個人就獨挑大樑貢獻了80%以上,還要忍著被混蛋隊友陳海福無理叫囂的怒氣,和看著其他僑生好整以暇的悠哉。從此之後,我跟那群王八僑生老死不相往來(至今我依然是個小心眼的人XD。喔~對了,僑生之中不包括蔡常達)。幸好那次上台我一戰成名,分組報告的邀約就再也沒斷過,我也幾乎都是擔任組長的工作。

在大二下的時候,就被系上強制參加上一屆的專題口試,我坐在台下,啥都聽不懂,也聽不進去,因為太深澀太冷硬了。即使是他們下學期的成果口試,我坐在下頭,還是一樣聽不懂,也不想聽。我當時最佩服的是,為什麼這些老師們不但聽的下去,還有辦法問問題。我聽完後只記得:講RFID(無線射頻辨識系統 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)的那組是在講「企業導入前和導入後,有明顯差異」,算是做的最好的一組;然後研究螺絲業的那組不管是講的、還是做的,都很糟糕。就這樣,其他我腦袋一片空白,感覺就是去那邊看一下口試是怎麼進行的、哪個老師比較會刁、和跟哪一個老師會比較好混,如此而已。

大二下系上一直有一個謠言,說什麼老師分工管企管,寶鵰老師、榮泰老師、昆宏老師是工管,其他老師是企管。而大家分組做專題找老師,也都是壁壘分明、畫清界線。於是我就跑去問寶鵰老師有關專題的事,我猶記得,老師當時是這樣跟我說:「題目當然是老師會給方向啊,像我今年也是給他們一個方向讓他們自己去摸索。」「那....老師,如果我到時候要找你指導,你收不收呢?」「嗯~太早了吧,到時候看有幾組來找我我才能決定啊,像我今年也只收一組而已。不過很奇怪喔,大家好像都以為我只會工管方面的研究,其實社會科學領域的,我也可以做啊。」

然後,一晃眼,我大三上要期末了。雖然專題說明會還沒開始,大家已經悄悄地在組隊了。某一天,週三的財務管理下課,書維跑來找我,問我有沒有意願跟他和翁婉婷成軍。我沒有立刻答應,但我倒是有相當高的意願。因為我還要還器材,所以我就跟他相約晚上MSN 10點再聊。當天晚上,書維和翁小姐雙雙遲到,我第一個問他們的問題就是why me? 為什麼看上我? 因為我非常好奇我在他們眼中的價值是什麼?但他們就是支吾其詞,說不出個所以然。翁小姐最後終於說出兩個個理由:「因為你沒有要考研究所,而且跟你不是很熟,所以希望可以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。」

我當場就傻眼了.....我心想:「蛤?我的價值就只是因為『我沒有要考研究所』和『跟你們不夠熟』!?那跟你們不夠熟的多的是,誰似乎都可以取代我了呀!?」於是我又問:「為什麼你們要找不夠熟的?」她說:「因為太熟的比較不能講真話,找不熟的就沒有這個問題。」這是啥鳥理論?我聽的滿頭大霧、頭頂都是問號.............

然後他們一直很心急,老是把話題轉到第四個人選上,頻頻問我的意見。當時我因為對周董頗有好感,我也希望能跟她多些互動,所以我自然就提議找周董。但書維和翁小姐認為他們已經跟周董太熟了,不符合他們的條件,而他們想找的人選是范慧柔,一個至今我幾乎沒跟她講過話的同學。既然在這個癥結點上沒有共識,加上時間也晚了,大家就決定先睡,暫時先擱著吧。

隔天一大早我去班上借器材,神奇的是,阿fly(何彥睿)竟然主動找我攀談,也是希望邀我組隊。我當然也是很高興,並問他:「你怎麼會想找我呢?」他說:「因為你報告都滿精采的,而且你的表現一直都很不錯。」我當時心想:「oh yeah~這傢伙才是真正清楚我價值的人。」於是我就想推掉書維他們那組的邀約了。阿fly一樣也問我另外兩個人選想找誰,他說他已經有跟龐克(許瑋庭)接洽了,但龐克她也很搶手,所以仍在猶豫中。我則是跟阿fly提議周董和村長(陳暐智),阿fly說好,先靜觀其變,說服她加入的事情則交給我去辦。

看到我跟阿fly兩個人在教室門口談的這麼起勁,翁小姐似乎是發現情況不妙了,於是趕緊打出挽留牌──她走過來加入談話說:「明宣,昨天你提議邀請培玲,我跟書維討論過,我們同意了。」嘿,重點是周董又還沒同意,搞不好周董寧願跟阿fly一組也不要跟你們一組,誰知道啊,反正我也還沒答應說我要加入,我就回答:「那我再考慮考慮吧。」

接著我就開始想著要怎麼樣說服周董加入了,我拿出一張紙,開始運用我之前所讀過的談判書,擬定談判策略。其實也不過就是拿一張紙,先列出我之所以想找她的理由(當然沒包括我對她有意思這一項,我不是白痴.....),接著就像下圖那樣,預先設想不同的結果,來擬定不同的方針。

隔天我其實沒花太多的力氣就成功地使周董點頭答應了(她應該是看在有阿fly在的緣故)。不過很不巧的是,周董跟阿Fly並不希望第四個人選是村長,印象中,他們的理由是跟村長不熟(我反問:「我其實也跟你們兩位不算熟。」)以及有點固執偏激。後來,由於我觀察到龐克雖然沒有立刻說不,但她意願真的不大,加上我知道有一組正在拉攏她,於是我先跑去跟龐克聊了一下,掌握她對於專題的看法和需求。再將這情報轉告給想拉攏她的那組,並教那組怎麼樣就可以說服龐克點頭答應。(我果然很奸詐)

很妙的是,周董答應加入後的當天下午,我就收到她的MSN留言,她說啊,翁小姐跟她提及我已經答應加入她們那組了,怎麼又突然跳槽叛逃到阿fly那邊去?由於她那留言的語氣是一副興師問罪的口吻,好像在怪罪我背信和沒有處理好似的,我當時看的超無言:「哇靠,我啥時有跟翁小姐說『我答應加入』了?我明明是說『我再考慮考慮』啊~你他媽這是她的問題卻怪到我頭上?」於是我就把前因後果和來龍去脈留言回給她,並跟她提及我之所以傾向阿fly這組的原因(什麼不夠熟可以激盪不一樣的火花.....啥鳥.....),並於稍後就跟翁小姐重新聲明我從來沒說我要加入,並且我現在決定要另謀出路了。

周董晚上就回應了,但我覺得她只是表面接受了我的說法,實際上並沒有真正相信我所說的話(簡單講,她給我的感覺是,她還是認為搞出這宗羅生門是我的錯)。她也順便幫翁小姐解釋一下那個「不夠熟理論」,她說她能明白翁小姐的意思,她解釋的大意是:「你找很熟的,你就比較不敢跟他講真話,因為很容易就會翻臉。找不夠熟的,彼此就會比較客氣,也不較不會偷懶。」(老實說寫到這我還真佩服我自己記憶力很不錯.....,連這句話都還記得= . =")我看完她的解釋,我整個愣住:「這是啥鬼?是這樣的嗎?講反了吧?而且偷不偷懶跟熟不熟有關係嗎?」我還拿這個議題跟不少人討論過,我發現大家看法都跟我一致,證明看法迴異的並不是我(呼~擦個汗、喘個氣)。

但即便龐克一直沒有下文,阿fly和周董兩人仍是排斥村長的加入。而且他們兩人不希望未來合作的模式中,出現「組長」這種居中協調和對外聯絡代表的存在,不管是實質的還是名義上的,他們甚至擔心我若擔任組長會一意孤行、剛愎自用。雖然他們的擔憂是情有可原,畢竟在這之前彼此從來沒有跟合作過,但因為互信的基礎都已蕩然無存,彼此心結也越結越深(他們兩個一派,我跟村長一派),於是兩方在某一天的下午,於210教室上談判桌,正式決裂拆夥。

由於那次真的鬧的太不愉快了,我對阿fly和周董的評價降到谷底,往後見到他們,我心中的「本我(本性)」就會散發出一股厭惡感,填滿我整個胸口,但我的「超我(理性)」又告訴我還是要注意禮貌,所以從那之後,就形同陌路了。當時真的很感謝村長不離不棄的陪伴和支持,於是我跟他討論之後,毅然決定自己開組。

由於薩艾昀在去韓國做交換生之前,就有跟我說要一起組隊,所以事實上我們人數立刻就已經高達3個人了。而後我跟村長取得共識,率先鎖定政潔作為下一個拉攏的目標。因為政潔向來的評價都很不錯,當時跟我雖然不是很熟但至少都聊的滿來的,感覺很好相處。只不過也因為他從來沒跟我合作過,難免有點擔心怕怕,加上他的好友書維也在極力拉攏,使他感到左右為難。(好傢伙,竟然敢跟我搶人?哈哈哈哈....)

於是我又拿了一張紙,開始擬定談判策略(又像上面那樣寫理由和設想情境),我當時可是動之以情(他生病了我可是開車帶他去看病咧)、說之以理(我好像有拿我們這組和書維那組比較給他聽)、威之以武(我用詠春拳打爆他......沒啦,我開玩笑的XDD,我那時還不會詠春啦XDD)、誘之以利(我沒有要考研究所,我願意多做一些減輕你們的負擔喔~嘿嘿嘿...)。最後,那一天我跟他談的時候,政潔的反應就完全照著我紙上寫的內容走(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中 ),那既然我都想過這些情況了,自然也早就想好要怎麼應付囉,所以想當然耳,他很快就被我收買啦,哇哈哈哈哈哈

此時蛙人(許嘉紘)和POSE(劉建麟)這兩人也有意願想加入我們這。當時我跟蛙人都是服務,彼此搭檔的非常好,合作也很愉快,所以即使豪哥(蔡一豪)以他過去對蛙人的了解,建議我要三思時,我仍是希望蛙人能加入團隊。至於POSE,因為他一開始就跟我說:「反正專題我也只是想混一混就畢業,隨便亂做就好,不想太認真。」,嗯,既然理念不合,我就只好很委婉的拒絕他咧,他還生悶氣咧~~真有趣.......

那個時候大家依照上一屆的人數,都認為一組是四個人(那個時候班上上演的搶人大戰真的是超有趣,檯面下暗濤洶湧,勾心鬥角)也因為老師人數比去年少,所以後來老師們開完會之後,系辦大姊公布每一組都五人,但有兩組可以達到六個人,如果有兩組以上想要6個人,請私下解決(例如擺擂台格鬥...............阿不是.....是抽籤之類的)。所以蛙人就很順利的加入了我們的陣容,並使我們更加茁壯!ˋˊ

但因為還有名額麻,所以我們幾個還想找王怡雯合夥。王怡雯跟他的小圈圈跟很久了,所以似乎很自然的就想要組一隊,但怡雯又說她覺得她在那群小團體中,老是有一種無法打入核心的距離感,使她感到很無力和灰心。這也使我們認為有機可趁,於是我、蛙人和村長就開始展開熱誠攻勢,動之以利、說之以理,盡量讓她感到我們是非常歡迎~甚至連遠在韓國的薩艾昀都出動了(她們兩人是好朋友)。無奈王小姐是一個猶豫不決的人,即使她真的「差一點點」就答應了,最終還是敵不過小圈圈的魅力,所以只好作罷。

本來以為就我們這五個人定案了(我、村長、蛙人、政潔、薩薩),誰知道他媽的班上的僑生有些太廢了,竟然被撿剩下,都沒人要~!!(請問如果他們不廢,會淪落到被撿剩下的地步嗎?)然後你知道怎麼樣?班代抽籤啊!!!抽到哪一組,那一組就要無條件接收一位!我們運氣很好,就收到一個。

戴先生就是這樣莫名其妙加入我們這一組的,但有鑑於我跟他在行銷學那次不愉快的合作經驗,我想我夠了解他是個什麼樣的人,他果真也沒讓我失望,在大三下的專題中,貢獻度是──『零』,大四上更是直接失蹤。而根據我大四期末打聽到的結果,除了常達和海福(yo,還真令我吃驚)這兩位僑生在他們自己的組別有做事之外,其他兩人(許小姐和漢聲先生)貢獻度也是零。(寫到這我開始好奇我會不會哪天走在校園內被暗殺XDDD,看來我詠春得勤練些了....)

好,所以,我們專題的陣容,就是我歷經兩次組隊失敗,跳出來自己開組而成軍的~!當時我一點也不擔心其他組別從我這邊挖角過去,因為我很有信心,我們向心力很夠勁,其他人是挖不動的~!要補充說明的是,阿fly後來我又跟他和好如初了,他可以算是我活到現在,唯二可以讓我胸口中的厭惡感消失,重修舊好的朋友(家人當然是例外)。剩下的故事,請期待下集<起步不易>。

阿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amysah761124
  • 原來有這麼一大段故事喔!!<br />
    還好我不在<br />
    以我不高的EQ來說<br />
    應該很快就會在這場戰爭中&#39;&#39;奧斗&#39;&#39;了<br />
    常達行銷學的時候是在我這一組喔^^
  • 很撲朔迷離對吧?人性很黑暗齁?

    你出國前就先找我是對的XD

    常達不錯啦,我滿喜歡那傢伙的~尤其是我很愛偷他的花和他的蛋XD

    阿毛 於 2010/01/22 21:51 回覆

  • aya040116
  • 看完第一篇<br />
    感想:出現的綽號也太多XD
  • Peter
  • 曲折的過程更能造就你的不平凡!<br />
    你一定會成功!
  • 老師謝謝你~我會努力的T^T

    希望我畢業後,有機會去探望您時,我已闖出自己一片天地~

    阿毛 於 2010/01/23 21:22 回覆

  • 巧薇
  • 我是看完四篇之後再回過頭來寫留言的<br />
    你在做大二大三的報告時,我都有福分洗耳恭聽<br />
    「分組風雲」和「暗潮洶湧」的時候我也有機會聽到你的「時況報導」<br />
    化為文字感覺更精采了<br />
    Peter就是寶鵰老師吧,真好,每一篇都有留言<br />
    請路過者繼續往第二篇邁進吧,保證精采可期
  • XD,老大謝啦,感謝你那個時候聽我發牢騷~你也幫了我很大的忙咧~

    不過我想我的一些言論應該對你也有一些啟發才是XD

    你也快回家了吧?我很想你喔~

    阿毛 於 2010/01/24 11:41 回覆

  • 巧薇
  • 我沒有幫上什麼忙啊,我只是聽而已(話說麥克安迪的《默默》,她也只是聽加上凝視,竟然能讓<br />
    「忘記唱歌」的金絲雀重新開口,厲害吧?)<br />
    你的言論都很一針見血,相反的我有時就心太軟,我想我日後也要修正才是<br />
    我預期收得快的話星期五,比較保險是星期六,我會回到家,回家真好啊(《暗戀桃花源》江濱柳<br />
    的台詞)
  • 其實我也是個心軟的人...臉皮也很薄>"<

    那很快就見的到你了,喔耶~

    阿毛 於 2010/01/26 11:15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發現你有個同學跟我班長同名同姓同字…

    看著這篇文,我讀大學也做過專題,但就沒你這麼精彩。

    唉,大學,離我好久了(謎:明明畢業不到半年。)
  • 我都離開兩年快三年了XD!

    這篇文章好舊啦~現在來看都是充滿年輕人的不懂事和衝動,但也留下了許多回憶。

    是說,發生這麼多撲朔迷離的事情好像不太好耶XD,還是你覺得有這種大風大浪的過程比較刺激?

    阿毛 於 2012/11/30 21:04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該怎麼說呢……雖然我是比較喜歡安逸平淡,可是有經歷就有經驗,不論好與壞或有用與否。

    翻過你的專題心得跟分組報告,覺得雖然你我都是大學生,但等級一整個差很多……我就事哪種常搭順風車,分組被檢剩下,ppt都是字上台不知所云的那種。
  • 啊,我已經不是大學生了說XD,這是我三年前的事情啦~

    這個文章其實一共有4篇做成一個完整個系列故事,如果你覺得還挺精采的話,可以繼續往下看後續的發展,哈哈,不過我自己現在看當時寫的文章,不管是用字遣詞還是表達的方式,真的,比較稚嫩XD.....

    如果你不喜歡目前這樣的處境,那你就得想辦法去改變它,其實說穿了我也只不過是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罷了,看到這麼多很無趣、很爛的報告,觀眾聽的很痛苦,老師打分數打的很為難,為了避免我也造成人家的困擾,所以我不願同流合污,如此而已啦,做著做著,自己也覺得投入其中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,希望你也能在其中找到樂趣與熱情喔~

    阿毛 於 2012/12/08 07:39 回覆

  • 路人甲
  • 看到這篇文,回想我大學的人際關係其實也挺複雜的,小團體很多,畢業後大家就鳥獸散了.後來只有幾個現在有聯絡,連同學會都辦不成........